一个期货老人的苦口忠告

2020-03-03 10:02:33 fuzzy 56

维奥莱塔,一个刚到纽约留学的小姑娘,每月拿着家里寄来的1000美金生活费,但在这国际大都市让她深深感到了压力,她决定改变一点东西。有一天她打电话询问一些朋友赚钱之道,有一朋友说“期货市场是个能快速赚钱的渠道,你可以去试试,但要有心理准备,这市场风险相当大,你可以先找个好老师教你。”维奥莱塔放下电话就下楼找报纸去了。
        她买了五六种报纸,然后挨个查找有关金融培训方面的广告。她把这些广告的地址和电话记下来,挨个打过去。当维奥莱塔把所有的电话都打完后,她迷惑了,因为几乎每家培训中心对她的问询都异常热情,介绍都很详尽,并且都信誓旦旦地说他们完全能让学员在最短时间里获得进入这个领域并且制胜的法宝,似乎赚钱就是指日可待,探囊取物一般容易。
       只有一家除外。这家培训广告在报纸的一个很小的角落,而且不是什么中心,从广告看似乎是某个个人的招生行为。维奥莱塔打电话过去的时候对方是一个声音粗重的老年男人,从他不是很连贯的语句中可以听出他似乎刚才睡醒。
     “你是想成为期货专家,还是想成为赢家?”对方劈头就维奥莱塔问。
  维奥莱塔没明白对方的意思,于是问:“这两者有区别吗?”
  “当然有!区别就在于前一个是羊,而后一个是狼。”
  “不懂!我还是不明白。”
   “假如你是想在这个行当混口饭吃,成为一名年薪二十万的专业人士,那么就做前者。而如果你不是为了找工作,不想挣踢不倒的钱那么就是后者。”
    “什么叫踢不倒的钱?”
  “就是说那种不稳定的钱,今天可能有,明天或许就没有。也就是说这钱不是薪水或者佣金,而完全是靠冒险和赌博而得来的钱。”
  “哦!是这个意思。”维奥莱塔这次明白了对方话中的含义了。她想了想,感觉这个人是一种另类的、完全不同与其他那些培训中心的人的口气。她喜欢这种口气,“蓝点”教会她一种能力,就是对异类的嗅觉。
  “你现在有多少学生?”维奥莱塔问。
  “一个也没有!”
  维奥莱塔听了对方这话吸一口凉气,她惊讶对方的坦诚相告。
  “你真没一个学生吗?”
  “是的!”
  “那你能介绍某个你曾培训过的学生,让我了解一下你的能力吗?”
  “没有,我从来没招到过一个学生。”
 “哦!这样--”维奥莱塔开始对这个人的能力打了个大大的折扣。“我能冒昧地问一句!你在期货市场做得成功吗?”
  “我是个失败者!”
  “既然如此你如何能让我信服你能让我学到真本领呢?”
  “这个我不保证!”
  “哦!是这样,那我还是考虑一下吧!”
  “好吧!你考虑吧,拜拜!” 说完对方就挂断了电话。
  维奥莱塔放下电话后继续给其他中心拨电话,但却都没有这个人那么让她心神不定。他太直白了,维奥莱塔心里想,他完全不是一个生意人的样子来诱惑我让我去他那里学习。维奥莱塔在这个人的电话上画了个圈。然后点燃一支烟又开始在房间里踱步。
  “如何选择?”维奥莱塔问自己,“是按照常规去那些大中心去学习呢,还是冒险去一个从来不曾带过学生,而且是个失败者的那里去学习。这真是一个很难决定的事情。”
   整个晚上维奥莱塔都在思索。最后她决定先去大中心看一看,了解了情况后再做决定。第二天,维奥莱塔按照地址去了三家大的培训中心。她在那里受到热情的接待,同时给了她很多宣传小册子。维奥莱塔回到家后把这些小册子研究了一番,她画定了一家,然后心满意足。她认为自己已经把问题解决了,于是开始动手做晚餐。她吃完饭后看了一会电视。可逐渐她又被另一个声音呼唤,那声音在她脑子里不断萦绕,好像总是在督促她去回忆昨天那个与她通电话的人说得话似的。
  “难道我的选择是错的吗?”维奥莱塔问自己,“我是否应该用一种非常规的方式来看待事物呢?”
  维奥莱塔很烦恼,她一方面被那人捉摸不定的回答所吸引,另一方面又因为强大的世俗的惯性所拉扯。她犹豫了很久后决定再打个电话给那个人。
  “又是你!”对方听到她的电话后懒洋洋地说。
  “是!我说实话吧,我现在拿不定主意是否该跟随你还是按照正常人的逻辑去听那些正规中心的课。”维奥莱塔说。
  “如果我是你的话,我就去正规中心听课。”
  “为什么?难道你就一点不想给我信心来成为你的学生吗?”
  “我相信命运,我不会刻意去做别人本不愿意或者不是心甘情愿做的事情。”
  “假如--,”维奥莱塔喘口气说,“假如我做你的学生,你将如何安排对我的授课呢?”
  “这我没想好!”
  “哦!你难道就没有一个授课大纲或者讲稿什么的?”
  “坦诚地说我没有。”
  “那么你将以什么方式给我讲课呢?”
  “这个我说不清。”
  维奥莱塔眉头越皱越紧,她简直无法相信这个人在报上登广告的目的到底是不是为了招学生挣钱。
“你的授课费是多少?”
  “我不知道,你随便给吧。”
  “这样!我坦白地说,我现在只有700美元,我必须用这些钱在纽约坚持三个星期。”
  “哦!看来你是个交不起学费的学生。”
  “你的意思是说即便我要去也无法付起你的授课费?”
  “我想是这样。”
  “假如我帮你做家务什么的,你能答应用这种方式交换吗?”
  “做家务?”对方沉默了片刻,“我似乎还没奢侈到请钟点工的地步,但也不是不能接受。你能做什么?”
  “我可以为你打扫房间,为你做午餐或者晚餐。”
  “我冒昧你问一句,你有工作吗?”对方突然向维奥莱塔提了个令她意外的问题。
  “没有!” 维奥莱塔迅速地回答。
  “你收入从哪来?你如何支付在纽约的开支?”
 “父母每月给我一千美金。”
  “哦!是这样--,好吧!反正我看样子也招不到学生。与其就手作罢还不如收你这个免费的学生。但我每星期只能有三天时间给你讲课,而且只能是晚上。”
  “为什么?白天不行吗?”
  “白天我有其他的事情做。”
  “这样!”维奥莱塔想了想,然后用咨询的口气问:“你真如你说得那样在期货这行当很失败吗?”
  “是的,千真万确。”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就很怀疑你是否能让我有所收获。”
  “这个你请自便,我不强求你来听我讲课。”
  “你叫什么?”
  “杰西·克罗尔。”
  “我叫维奥莱塔·蒙蒂利亚。”
  “哦!你好,蒙蒂利亚小姐。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要睡觉了。”对方打着呵欠用冷淡的口气说。
  “哦!那好吧!再见!”维奥莱塔放下电话,凝神静气想了一阵,她逆反心理越来越重,尤其是对方对她这种冷淡态度更加加重了她的逆反心理。假如对方很热情,那也许会让维奥莱塔立刻打消去拜师学艺的念头,可就因为对方这么冷淡傲慢反而让维奥莱塔有一种冲动。
  她又把电话拿起来打了过去。
  “请问你明天晚上在家吗?”维奥莱塔问。
  “在!”
  “我如何找你呢?你的地址是哪里?”
  “皇后区某街某号。”
  维奥莱塔用笔把地址记下来。她放下电话后看着地址想了想,然后摇摇头。心里说:“皇后区,这个人一定住在贫民窟里。”维奥莱塔越来越觉得自己热衷于拜这个人为师有点荒唐。第二天早晨,维奥莱塔又去了另外几家培训中心。之后她在街上早早吃了晚饭,坐地铁前往皇后区。皇后区是纽约穷人住的地方,黑人和有色人种很多,而且治安非常不好。
  维奥莱塔找这个人住宅花了一番心思。在天还没黑以前终于找到了那所住宅。这是一个只有五层高的老公寓楼,墙壁都已经残破斑驳。门前大街上到处垃圾和被偷掉轮子的汽车残骸。维奥莱塔推开公寓楼门,上了三楼。她巡视了一遍,找到要找的房间,然后按动门铃。一阵,她听到里面有人缓慢走动的声音,接着门被打开。在门口出现一个乱蓬蓬花白头发,脸上到处都是皱纹的老头。
  “是克罗尔先生吗?”维奥莱塔问。
  老头上下打量了一下维奥莱塔,然后点点头,他把门开大,让维奥莱塔进来。
  “你随便坐吧!”克罗尔先生此时还穿着睡袍,似乎刚起来。
  维奥莱塔在客厅一个破旧的沙发上坐下来,环顾四周。她此时有点后悔了,对自己做出这种鲁莽的决定后悔了。
  “东西都在冰箱里,晚饭按照你的心思去做吧!我还要去躺一会。你做好了叫我。”克罗尔先生吩咐完立刻进了卧室。
 维奥莱塔先是听到克罗尔先生上床的声音,之后没多久就是老头的呼噜声了。
  “不可思议。”维奥莱塔心里说,“这是个什么人?连最起码的一点对客人的礼貌都没有,而且还不怕她是个贼。唉--,也许他根本就没把我当学生,而是他不花钱雇来的佣人。”维奥莱塔有点无可奈何。她把包放在沙发上,走到厨房,打开冰箱。冰箱里东西塞得满满的,看来老头很少出门,一次的采购就足以应付两个星期的生活了。
  维奥莱塔卷起袖子,按照最快的速度,最简单的方式做了一顿晚餐。她耐着性子干完,她觉得既然来了不见识一下克罗尔先生的本事就离开太失败了。
  晚餐做好后,维奥莱塔敲卧室的门喊克罗尔先生起来。过了一阵,老头揉着稀松的眼睛出来。这次他没有再穿睡衣,而是换了裤子和衬衣。老头坐到餐桌前,示意维奥莱塔也和他一起享用。维奥莱塔摇摇头,说:“我来之间吃过晚饭了。”
  “哦!”克罗尔先生点点头,然后一个人吃了起来。他一直默默地吃着,并不理会一旁坐着的维奥莱塔。似乎维奥莱塔不存在一样。老头对维奥莱塔的晚餐做得如此简单并不在意。他似乎对生活的要求并不高。
  克罗尔先生花了半个小时结束了晚餐。之后餐具被维奥莱塔收到厨房里。维奥莱塔懒得去再理会那些餐具,她洗了手走了出来。此时克罗尔先生已经回到客厅。他点了支雪茄,呛人的烟雾在客厅里飘散开来。
  “坐吧!”克罗尔先生见维奥莱塔来到客厅,于是示意维奥莱塔坐在沙发上。
  维奥莱塔坐下来,然后盯着克罗尔先生,她在等对面这个老头给她的第一堂课。老头望着天花板,嘴里的雪茄抽个不停。两个人谁都不说话,空气中飘荡着寂静。过了大约有五六分钟,克罗尔先生终于开口了。
  “在我开始教授你这种魔鬼的技能以前,你必须了解到以下一些事情。” 克罗尔先生语音缓慢地说,“在整个人类历史中,最复杂,最不可预测的事物就是期货趋势。任何一门职业都比不上这个行当来的疯狂……” 克罗尔先生盯着一面墙,那目光似乎延伸到无穷远处。
  “我这里不会给你讲期货到底是什么,它做什么用,它是如何产生和发展的这些没用的东西。我要告诉你的事你应该永远不会从其他人嘴里听到,也许是你一辈子都不可能领悟到的东西。”克罗尔先生抽了口烟,停顿了片刻,继续说“期货,它就像一种有生命形态,像生物孢子一样细微而又有活力的东西。人和它的关系就如同你用显微镜看载玻片上的溶剂一样,你是在用一个高级的世界的目光来看待低级世界。那些低级世界的生命在你眼里就像是一个被与外界隔离的花园,你似乎能看清他们一切活动。”克罗尔先生此时像是给自己说话,而不远处沙发上的维奥莱塔则像不存在一样。
维奥莱塔静静地听,当克罗尔先生开始专注于自己的独白后,维奥莱塔就被对方类似神话般的叙述所吸引,她不再去想其他事情了,来时的烦躁情绪消失无踪了。

   “这个世界上只有一种东西是永恒不变的,那就是死亡。” 克罗尔先生说,“任何一个生命都逃脱不了,而那些有魔力的孢子也一样逃脱不了。作为一个观察者一定要清醒地知道那些孢子是另一个世界的生命,是脱离开观察者生命的自由存在。所以观察者只能去认识和发现它,却无法干预和左右这些孢子。也就是说,人永远不能左右那些孢子的活动。当我刚开始步入这个领域的时候,当我最开始作为观察者认识这些孢子的时候,我自信地认为自己能左右大局。但经过与这些孢子四十年的交锋后,我才明白我左右不了它们。我永远只能是个观察者,而不是个控制者。”
  克罗尔先生喘了口气,低下头冥想了一阵。然后继续说:“你可能对我这种叙述感觉费解,从而理不出头绪。实际上我的叙述是一种自我意识的表露,很多时候需要你去把握我思想中的火花,那些真知灼见。有些东西我是叙述不准确的,需要你有智慧去破解它。现在我们继续谈孢子吧--”
    “一个观察者必须了解自己和孢子之间的相互地位,绝不要去试图做控制者,永远把自己当作观察者。在这个过程中有三点原则需要注意:第一,孢子是有生命的,是活的。它是能够躲避,并有能力随着环境的改变和时间的推移而灵动的。也就是说孢子不具有稳定的形态,对孢子过去的认识不能预测将来。当观察者了解到孢子的新形态后,孢子同样也了解到它被观察者所认识,于是变异就发生了。孢子一定会趋向于向观察者未知的方向去变异。它具有足够的智慧防止观察者捕捉到它的灵动规律。所以,孢子的第一个认识就是它的永恒变异性。第二,孢子不可捕捉性。这是什么意思呢?它的意思通俗的讲就是不可掌控性。观察者不能单独把一个孢子从众多孢子中分离出来,当你把一个孢子从#体分离开后,你会发现其他所有的孢子也都消失了。也就是说,孢子的#体和个体是统一的。孢子无所谓单个,也无所谓多个,孢子是一种即存在又虚无的生命。第三,孢子的单纯性。孢子就是孢子,它不代表任何事物,任何事物也不代表它。孢子单纯到只遵循一种规律,除这个规律外任何的表象都是虚假的镜像。也就是说孢子反映的是整个世界的本原。不要用复杂的理论去表述孢子,越精细的表述越背离孢子的本质。”
  克罗尔先生不去管维奥莱塔这个虽然天资聪颖,但却知识量并不多的女孩是否能听懂,他继续用几乎魔怪搬的语言讲课。这种场景假如被一个不了解真相的人看到真以为是在做某种宗教传道。
  “能告诉我孢子遵循的规律是什么吗?”维奥莱塔轻声问。
  克罗尔先生转过脸,定定地看着维奥莱塔。片刻,问:“你知道期货市场有名的汉克·卡费罗、贝托·斯坦、迈克·豪斯吗?”
  维奥莱塔摇摇头。
  “汉克·卡费罗是美国证券史上最有名的资深分析师,曾创下连续22月盈利不亏损的纪录;贝托·斯坦曾是华尔街创下一单赚取十亿美金的人;而迈克·豪斯则七年雄居华尔街富豪榜第一。”
  “哦!” 维奥莱塔点点头。
  “但你知道他的结局吗?”
  维奥莱塔又摇摇头。
 “汉克·卡费罗死时身上只有五美元,贝托·斯坦被几百名愤怒的客户控告诈骗而入狱十年,出来时一文不名,而迈克·豪斯更惨,他在四十五岁就破产多次了。”
  “为什么会这样?”
  “原因很简单,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操作成功的概率总是远远高于众人。但奇怪的是他们九十九次成功积累的金钱却没能经受住一次失败打击造成的损失。”
  “为什么会这样?”
    “你要问为什么?道理很简单,因为他们试图去控制孢子。他们都认为自己找到一条一劳永逸的预测孢子变异的方案。有时间的话你可以去看看汉克·卡费罗曾经写过的一本有关期货理论的书籍,叫《期货市场黄金技术分析》,书很有名,至今都是期货界人士的必读书。到现在为止很多期货精英依然推崇那种最终只能是失败而绝不会成功的东西。”
 “你的意思是说,他们这些人的失败是源于他们的理论,是这样吗?”

  “对!当他们把经验上升到理论的时候,失败就注定了。我曾说过,孢子是一种智能生命,它具有向观察者未知的方向变异的趋势,而且它总是向观察者未知的方向变异。当它意识到观察者看透了它的真相后,它一定会发生变异,从而让观察者总结的理论失败。”
  “你的意思是说,如果观察者不把经验上升到理论,那么孢子就不会发生变异,对吗?”
  “你说的对!当观察者不试图用规律去解释孢子的时候,那么孢子同样也无法预知自己被观察者认识。也就是说,道在不长高的同时,魔也不会长高;但是道如何试图要超过魔的时候,魔必然要长高。”
  “那么该如何应对这种状况呢?如果道不能战胜魔,那么如何在这个游戏中成为赢家呢?”
  “是啊!如果道不能战胜魔,如何成为赢家呢?你问了一个很好的问题,本质的问题。要我说任何一个从事这个职业的人都有一件事是一致的。你知道是什么吗?”
  “什么?”
  “贪婪!”
 “贪婪?这个我想是人的本性。”
  “对!是人的本性。就是因为这是人的本性,所以人总是要想试图用战胜魔的方式来成为赢家。但实际上成为赢家的简单、有效和唯一的方式只有一种。”
  “是什么?”
  “失败!”
  “不明白!”
  “道理很简单,魔不可战胜,但却可以战而失败。要想成为赢家就要从失败中找,而不是从胜利中找。”
  “我还是不明白。”
  “你读过历史吗?”
  “读过,很少!”
  “你应该知道,历史中很多例证都能证明胜利者往往会很快丧命,而失败者却最终成赢家。”
  “这为什么?”
   “因为失败者会选择变异,而胜利者却仰仗胜利而拒绝改变。这就是本质原因。”
  “变异因失败而产生,而非胜利而产生。是这个意思吗?” 维奥莱塔问。
  “是!就是这个意思。大到民族、国家,小到单细胞的生命都是如此。”
  “有因失败而最终成不了赢家的吗?”
  “当然有,但从概率上来说,赢家一定只能从失败者中诞生而非胜利者。”
  “那么这种观点如何运用到期货上呢?”

  “只要你用最简单的方式去运作就行了。”
  “最简单的运作是什么呢?”
  “就是用众多小的失败来赢得大的胜利。”

     “不明白!”
  “我来告诉你吧!这个道理就是用小损失积攒大胜利。用九十九次损失一百美金的方式来换取一次盈利一万美金去运作。”
 “这样,那我操作一百次才赚了一百美金呀!”
  “是啊!看起来一百美金很少,但你要知道当你用九十九次失败来换取一次成功的时候,你几乎不可超越的。这种方式可以永远持续,直到你成为最终的赢家。当然一百次仅仅是一个比喻,在实际中这个数字是不定的,不要拘泥于我表述的形式。”
  “我能问个问题吗?” 维奥莱塔问。

  “问吧!随便问。”
  “你说过你不是个赢家。既然你知道赢家秘诀为什么不是赢呢?”
  “是!我为什么不是呢?原因就在于我的性格中总想走捷径,不愿意用那么多次失败来换取最后的胜利。我曾坚持过两年,我一直是小赔积攒大胜,可当我每一次大胜利后,我总是想快速地度过小赔难熬的阶段,后来在我赚了很多钱后,我就天真地以为不通过这种笨拙的方式,而用那些眼花缭乱的分析图表也可以达到目的,其结果是我把以前所有的辛劳全部葬送掉了。”
  “我想问你个问题,假如你现在有一百万美金,你会成为赢吗?”
  “我想我不可能了,我老了。我不想再去做这种无聊的游戏了。”
     “那么假如我有一百万美金,你可以指导我如何做吗?”
  “我想我也不可能。”
  “为什么?”
  “因为贪婪和欲望,这种两个东西会让我送命。”
  “哦!明白了。但你作为我的老师是可以的,对吗?”
  “是!”
  维奥莱塔把克罗尔先生的话在内心又重新思考了一遍,感觉克罗尔先生的话的确值得她回去好好研究一番。一阵一个令她疑惑的问题浮现在脑海里,她问:“克罗尔先生,你为什么在电话里回答我咨询时并不热情,似乎并不在乎我做你的学生?”
  “我并不缺钱,其实我还有一点存款,足够我养老的。我招学生仅仅是想知道世界上是否还有人忍受我这个老头子的偏执和傲慢。”
  “哦!这样,我就是你那个能忍受你偏执和傲慢的学生,对吗?”
  “是啊!能选择我而不去选择那些有名的培训中心的人一定在思维方式上与众不同,这是做我学生的首要条件。”

    维奥莱塔低头笑笑,她此时对对面这个老头有了好感了。维奥莱塔晚上去找自己的老师克罗尔先生。她一如以前一样为克罗尔先生做了晚餐,打扫房间后开始和老师聊天。聊天中维奥莱塔说出了自己心里的想法。“老师,我把一切都准备好了。我准备明天就开始。但我现在依然不能确定我自己走的这一步是否正确。老师,我需要你给我一个上阵前的指引,或者忠告,希望你能为我指明一个方向。”

维奥莱塔站在克罗尔先生对面,她身体斜靠在书柜上,手里拿着一支烟,眯着眼睛说:“维奥娜,我已经把我认为所有重要的知识和技能都传授给你了。对你来说已经没有什么不知道或者不了解的秘诀了。你现在让我给你忠告、指引,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其实,你在决定跟随我学习赢家之道的时候,你已经给自己下了一个定位,你已经把自己当作一个潜在的赢家了。这样一个定位对所有的赌徒来说都是很可怕的,这是赌徒潜在的敌人,是决定胜败的主要力量。但又反过来说,假如赌徒没有这样的心态,那么也不会有勇气进入这个赌局。勇气与智慧并存是通往胜利之道,但如果勇气与愚蠢同行的话,那么对赌徒来说比单纯只有愚蠢还要可怕得多。我让你读的罗马人与汉尼拔的故事中说得很清楚,在那个故事中诞生了一个英雄却灭亡了一个国家。汉尼拔在意大利纵横多年从来没吃过败仗,他打赢几乎所有与罗马人的战役,消灭了罗马几乎三分之二的军队,但最后却输掉了战争。罗马人中没有任何人能够战胜汉尼拔,但消灭了迦太基,靠的是什么?一个赌徒如果仅仅计较一次战斗的胜负,那么就只能是赌徒而成不了赢家。不要在乎一次对决的胜败得失,要从整个战场去看待全局。一个人最可怕的不在于不胜,而在于不输,不可战胜的的人其实下场最惨。请牢牢记住我这句话:斤斤计较乃赢家大敌!”

第二天,维奥莱塔进入了她向往的赌局,开始了作为一颗商业巨星的第一步。这一天,她参与交易的标准普尔综合股票价格指数期货,当天她就获利了一千五百美元. {维奥莱塔在标准普尔综合股票价格指数期货里的第一个星期赚了九千美金。她简直不相信自己有这么高的水平。她买卖的操作非常成功,她严格地按照老师克罗尔先生给她设计的操作流程进行买卖。

这些操作原则如下:

1、在市场没有明确的趋势下不予参与操作

2、逐强势走势

3、赚能把握的那一部分钱。

4、方向正确时耐心守候扩大胜利果实;5、迅速逃避,一旦超过止损位则立刻出局。

维奥莱塔周末的时候来到克罗尔先生家中,她把这一个星期的业绩汇报给老师。以期得到老师的赞扬,但克罗尔先生并没有任何表示。他淡淡地笑了笑了,然后就与维奥莱塔闲扯其他的事情。克罗尔先生的这种态度让维奥莱塔来时的兴奋感立刻消失,她像是头上被泼了一盆冰水一样。维奥莱塔在第二个星期开始自信心就比第一个星期强了很多。她在星期一的操作中依然手头很顺,她赚了二千三百美金。

实际上,在第一个星期里,维奥莱塔并没有把全部的赌注压上去,她听从克罗尔先生的建议小心谨慎地操作,不敢越雷池一步。而从这个星期开始,她就有了不同的想法,她认为自己天生就是期货天才,一个星期的盈利让她感觉太好了。在与她的男友埃德过整个周末,她充分享受了埃德给她的赞美,她的虚荣心张扬起来,于是在这个星期里,在前三天的盈利之后,后面两天让她第一次品尝了期货的凶残。她在星期四的做空当中赔了四千美金,在星期五做多当中赔了两万美金。维奥莱塔慌了,她在回家的路上迷迷糊糊,脑子一片空白。我怎么会这样?她问自己,我怎么会在两天的时间里把过去八天所有的利润全部赔光了,而且还亏了本。怎么回事?我想不明白,我怎么会那么愚蠢地下单,简直不可思议。

维奥莱塔慌了,她在回家的路上迷迷糊糊,脑子一片空白。我怎么会这样?她问自己,我怎么会在两天的时间里把过去八天所有的利润全部赔光了,而且还亏了本。怎么回事?我想不明白,我怎么会那么愚蠢地下单,简直不可思议。

维奥莱塔百思不得其解,在回家的路上,想起了克罗老师所说的那句话“斤斤计较是赢家大忌”,她自认为自己还是个不太太斤斤计较的女人。她突然脑海里出现了丹尼尔的影子。那种少女心底埋藏的痛又翻卷到脑海里。“在爱情上我是不是过于计较了呢?”维奥莱塔问自己。“这件事真是无法从我的记忆中抹去。假如我当时并不是那么在乎丹尼,不是在乎与他的感情,那么我也许不会掉入那样一场自己设计构造的泥潭里,我也不会与那个懦夫莽汉结婚;如果不是自己斤斤计较我现在则已经可以坦然面对埃德,并毫无愧疚地接受他的爱情。看来生活并不是只给你一次选择幸福的机会,在错失幸福之后,要学会耐性等待。”哦,她惊讶到“我的这次失败,是不是我无形中斤斤计较,导致缺乏了耐心和忍力”

第二日早晨,维奥莱塔再次去了克罗老师的家里,这次希望得到克罗老师的一顿批评和指责,甚至大骂,她心里或许好受一些。当她走进克罗老头的家里时,克罗躺在床上,身体比以前更加消瘦,偶尔还咳嗽。这次,她仔细看了克罗老师,发现克罗老师的头发全白了,比他的实际年龄更加苍老。维奥莱塔刚要开口,克罗老师似乎知道她的现状,就给打住了,说先给她讲一个故事:以前有一个船王,叫哈利,一直希望他的儿子小哈利能继承他的家业,但是他也一直不放心。有一天,美国船王哈利曾对儿子小哈利说:“等你到了23岁,我就将公司的财政大权交给你。”谁想,儿子23岁生日这天,老哈利却将儿子带进了赌场。

老哈利给了小哈利2000美元,让小哈利熟悉牌桌上的伎俩,并告诉他,无论如何不能把钱输光。小哈利连连点头,老哈利还是不放心,反复叮嘱儿子,一定要剩下500美元。小哈利拍着胸脯答应下来。然而,年轻的小哈利很快赌红了眼,把父亲的话忘了个一干二净,最终输得一分不剩。走出赌场,小哈利十分沮丧,说他本以为最后那两把能赚回来,那时他手上的牌正在开始好转,没想到却输得更惨。

老哈利说,你还要再进赌场,不过本钱我不能再给你,需要你自己去挣。小哈利用了一个月时间去打工,挣到了700美元。当他再次走进赌场,他给自己定下了规矩:只能输掉一半的钱,到了只剩一半时,他一定离开牌桌。

然而,小哈利又一次失败了。当他输掉一半的钱时,脚下就像被钉了钉子般无法动弹。他没能坚守住自己的原则,再次把钱全都压了上去,还是输个精光。老哈利则在一旁看着,一言不发。走出赌场,小哈利对父亲说,他再也不想进赌场了,因为他的性格只会让他把最后一分钱都输光,他注定是个输家。谁知老哈利却不以为然,他坚持要小哈利再进赌场。老哈利说,赌场是世界上博弈最激烈、最无情、最残酷的地方,人生亦如赌场,你怎么能不继续呢?

小哈利只好再去打短工。他第三次走进赌场,已是半年以后的事了。这一次,他的运气还是不佳,又是一场输局。但他吸取了以往的教训,冷静了许多,沉稳了许多。当钱输到一半时,他毅然决然地走出了赌场。虽然他还是输掉了一半,但在心里,他却有了一种赢的感觉,因为这一次,他战胜了自己。

老哈利看出了儿子的喜悦,他对儿子说:“你以为你走进赌场,是为了赢谁?你是要先赢你自己!控制住你自己,你才能做天下真正的赢家。”

从此以后,小哈利每次走进赌场,都给自己制定一个界线,在输掉10%时,他一定会退出牌桌。再往后,熟悉了赌场的小哈利竟然开始赢了:他不但保住了本钱,而且还赢了几百美元。这时,站在一旁的父亲警告他,现在应该马上离开赌桌。可头一次这么顺风顺水,小哈利哪儿舍得走?几把下来,他果然又赢了一些钱,眼看手上的钱就要翻倍——这可是他从没有遇到过的场面,小哈利无比兴奋。谁知,就在此时,形势急转直下,几个对手大大增加了赌注,只两把,小哈利又输得精光。

从天堂瞬间跌落地狱的小哈利惊出了一身冷汗,他这才想起父亲的忠告。如果当时他能听从父亲的话离开,他将会是一个赢家。可惜,他错过了赢的机会,又一次做了输家。一年以后,老哈利再去赌场时,小哈利俨然已经成了一个像模像样的老手,输赢都控制在10%以内。不管输到10%,或者赢到10%,他都会坚决离场,即使在最顺的时候,他也不会纠缠。

老哈利激动不已,因为他知道,在这个世上,能在赢时退场的人,才是真正的赢家。老哈利毅然决定,将上百亿的公司财政大权交给小哈利。

听到这突然的任命,小哈利倍感吃惊:“我还不懂公司业务呢。”老哈利却一脸轻松地说:“业务不过是小事。世上多少人失败,不是因为不懂业务,而是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和欲望。”

克罗咳嗽着,讲到这里,维奥莱塔不停地点着头,这次她不再把克罗老头当做他的老师,而是当做她的慈父,她扶着克罗老头,她明白,能够控制情绪和欲望,往往意味着掌控了成功的主动权。


首页
应用
追剧
资讯
联系